松花釀酒

匿名O
大概就只是個不像樣的
無定式隨機搬運。

Plurk|http://www.plurk.com/osumiko
投梗、心得用點題箱|https://odaibako.net/u/Ksumiko2013
 
你來人間一趟,你要看看太陽,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鶴一期】來函

 
  ◇ 三篇系列中的第一篇

  來函

  ──晚安,歡迎收聽由OSK放送局所規劃的仲夏特別節目《異談.變》,我是主持人笹川。溽暑燠熱,炎氣蒸騰,恰是談論怪奇之事的最好時機。本節目志在收集全國各地光怪陸離的奇妙傳聞,講述親身經歷的恐怖實話。本周所要讀的,是一封來自大阪市城東區的信函。

  初次來信或有眾多冒昧,還望節目海涵。

  我是一名自中學一年級起便開始收聽OSK放送的忠實聽眾,OSA放送作為當地廣播廣受學子愛戴,節目內容不僅生動有趣、更時有豐富的教育意涵,主持人悉知聽眾學子眾多,同常勉言鼓勵、設立聽取青年建言的來信管道,讓喜於收聽廣播節目的我一直將此作為徹夜苦讀的動力,渡過了一段苦悶的...

  59

【鶴一期】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 - 誕生日

 
  ◇ 前情提要: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戀愛故事
  ◇ 一樣是生子小家庭特殊設定小短篇,請特別注意

  誕生日

  遙遠的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有個末秋時節的特殊節日,除了祀神之外,也是大夥舉辦豐收慶典的日子,而更恰巧的,還是他們最敬愛的國王的誕生日。

  小毛線球這幾日來總一早就被外頭敲敲打打的聲音喚醒,他悄悄將頭探出窗外,便見管家站在梯子上頭,伸長了腦袋指揮其他貓們搬東西,大夥爬上爬下的,一會將施了法術的不凋鮮花貼在圍牆外頭、一會齊力掛上素雅的鵝黃色彩帶,毛線球一雙溜溜轉著的眼睛盯著瞧了好久也沒人發現到他,眼見前頭的人們忙得不可開交,就乾脆跳下床找他父親大人去了。...

  38 2

【鶴一期】食慾與愛應可兼得 01/壽喜燒

 
  ◇ 關於吃東西和小吵小鬧的鶴一期故事

  食慾與愛應可兼得

  01/壽喜燒

  大抵是受伊達家之於飲食品味的薰陶,鶴丸國永對於食物的優劣總有著一套自己的標準。

  好比涼拌豆腐該不該加柴魚、佐料菠菜的生熟比例,以至醬料裡放不放糖,還有白味噌及胡麻醬的先後順序,聽他鑿鑿之言,彷彿只要錯失了調配的時間,味道便會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更不用說是蔥、蒜這類將大幅影響食物氣味的辛香植物,如何處理得宜,更得萬分斟酌小心。

  這似乎已成了伊達刀們的通病。

  上回農地收成了新鮮時蔬,光是一籃南瓜的料理方式,都能讓他們討論上一個早餐時間。燭台切建議以西式作法煲湯、鶴丸認為是該清蒸後蘸取粗鹽,才能保持食材...

  118 20

【鶴一期】蜜に溺れる

 
  ◇ 全篇車,お題箱點題
  ◇ 背景以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為前提,但沒看過前文也ok(因為…就是一輛車)
  ◇ 因背景之故,會出現微量生子字眼,注意避雷


  Tumblr

  WB

  
  想了想「蜜に溺れる」還是翻作「耽溺於蜜中」吧!
  如果被吞了請再告訴我(T_T)

  92 8

【鶴一期】挾以聲之諭 03

 

  ► 01 02


  03

  一期一振動了動唇瓣,眼底有光流過,卻仍無從改變面上的神情,僅是將情緒收攏在細緻的肌理波動裡。數秒後,才用帶笑的唇語說道:『是的。』

  鶴丸此問,本想是更進一步探求失語的成因,但經觀察對方的連串動作後,便認為暫且是不該繼續問下去了,於是順勢地打了個圓場,「放心,透過發聲訓練及持續治療,總會好轉的。況且,我曾聽所長說過一個失語了二十年後也被治療到能順暢說話的案例,我們所長雖非耳鼻喉主科,但也可厲害了,相信他總是沒有問題。」

  他淡淡望了鶴丸一眼,後說道,『我相信您。』

  「你相信我我是很開心,不過能不能繼續來替你看診,也得經過其他人的同意,」鶴丸支...

  52 3

【鶴一期】後背的日光先生

 
  ◇ 學園パロ短打
  
  BGM:結城アイラ - It's my life
  
  後背的日光先生

  背過日光之時,那股隨著襯衣褶線熨燙的癢麻,就彷彿有人在我的背上書寫一樣。 

  一期一振難得在課堂上頭分神了,側目望去,窗外有日光壯大,日光的熱度越過一道透明玻璃,映照在他的肩線之上,那時的他立即就想起了曾讀過的那句句子,承受日光熨燙之重,確確是搔癢而刺的,但後背那更重一些的划動力道同讓他意識到使人難耐的不僅是光線而已,更多的,就真是指節操縱的比劃了。

  他再偏過頭去,身後被日光所籠的那個少年笑得一臉無害,而他的銀白膚髮在光的照耀之下更顯透明,彷若就要消...

  78 10

【鶴一期】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 - 國王與王子的戀愛故事

 

  ◇ 前情提要: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
  ◇ 一樣是生子小家庭設定,請特別注意

  國王與王子的恋愛故事

  在遙遠的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住著因為愛而結合的國王與王子,恩愛的兩人先有了一個男孩小毛線球,後又多添了一個小名喚作小毛梳的女孩,就此成為了幸福的一家四口。
  小毛線球自從妹妹出生後便懂事了許多,不僅總是自動自發地收好玩具,就連不喜歡的蔬菜都能忍耐著吃下,甚至很少找鶴丸或一期撒嬌了,儼然一副好哥哥的模樣。
  小毛線球就要滿五周歲了,有天吃完點心後,突然跑來坐在鶴丸的膝蓋上。鶴丸本還以為是這孩子終於想到要撒嬌了,便將他抱了起來,未料小毛線球卻突然開口問道:「父王是怎...

  62 2

【鶴一期】挾以聲之諭 02

 

  ► 01


  02

  入內所見,便是一處近似於和式宅邸的窄小玄關,但又擱置著異於傳統風格的實木門櫃及圓地毯,再入內,左側即為寬敞的接待用廳,直視可見位於房屋西面的落地長窗,及後方一片綠意;右側一排整齊的木門,拐彎處後,又是一道長廊與窗。在這個比想像中還要大的屋宅裡彎彎繞繞,時常以為已是盡頭,但多走幾步後,便又多出一處小空間來,會客廳、茶水室、門與西洋掛畫彷彿無所不在的遍布在這棟屋子裡頭。

  走了一會,鶴丸便忍不住向領路的相原先生搭話,「說起來,這屋子還真是大啊。」

  「是啊,」對方露出溫和的笑容回應,「老爺早年留洋,住的就是這種西洋風格的房子,外加學的也是建築,回...

  54 2

【鶴一期】挾以聲之諭 01

 

明治パロ,部分設定捏造
ABO設定


  挾以聲之諭

  彌生下旬下了場早雨。
 
  即便已是交通工具發達的現代,運輸往來仍免不了受天氣因素影響,時有因故停駛的狀況,尚不談擁有具體規劃的火車電車,光是一場大雨,便能淹沒鐵路馬車甚淺的軌道地基,積起一灘灘的小水漥來。

  但由於正規鐵路的建設尚未普及,開通的路線與車站也以市區、重大要點為主,外加上價錢實惠,東京都內的一眾市井小民仍將鐵路馬車當作最為便利的大眾交通工具。只不過這連日驟雨未歇,地面一片混濁泥濘,在這般路況惡劣的情況下,連帶著影響了馬匹的狀況,為求穩定與安全,鐵路馬車的營運公司不得不將班數縮至一日八趟,固定於上下班高峰接送匆忙的...

  79 6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9(完)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尾聲

  鶴丸最後找著他的時候,那人是蹲在一片方有細雪積起的泥地裡。

  尋遍了本丸四周、問過了他的每一個弟弟,皆無所獲,唯獨聽聞曾與他在轉角撞見的青江提及,說大抵是往倉儲東側的花圃方向去了,鶴丸便循著這個方向找了過去,一路行間,天際又再度降下飛揚的霜雪。

  後愈近該地,即能一路見得耐寒的梅樹與山茶,於一片光枯的大地之間,仍狷傲地開著花。

  一期一振蹲在一片開得極盛的白山茶前,專注地看顧著,絲毫沒有留意到身後來人,也沒有察覺到頂上正有細雪紛飛,待良久後再度站起,才赫然驚覺。

  「……您怎麼到這裡來了。」

  「我是為了向你...

  90 12

【鶴一期】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

 

  ◇ 遲到的0222喵喵日
  ◇ 噗浪上隨手寫的童…童話故事,很多地方不謹慎
  ◇ 後半突如其來的生子小家庭設定(未描述過程),請特別注意

  山的那頭的五条喵喵國

  從前從前,遙遠的山的彼方有著一個名喚作粟田口的王國,王國裡的第一王子一期一振不僅溫柔英挺、懂事能幹,更年紀輕輕便隨著國王征戰各方、平定外患,屢屢戰績輝煌,深受國民愛戴。
  有一日,一期一振接獲一道任務,奉命前往五条喵喵國與國王交涉,希望能透過簽訂協議,交換邊境珍貴的木天蓼資源。據說,五条國的國民們全是靈巧且智慧極高的貓族,天生就長著貓的耳朵及尾巴,甚至連習性也與一般的貓咪相同──就連他們的國王,也...

  97 14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8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數餘日後,審神者在上層政府勉為其難的放行下,終於結束了長達一個多月的奔波之旅,平安而返。而一踏進本丸領地,他便風風火火地踏著步伐,說是要見一期一振,不外乎是聽聞長谷部談及疑有怪敵出現,而忽遭襲擊的一期一振,便在這次的出征當中受了重傷。

  而也十分恰巧,即在青年回到本丸的前一日,一期一振方拆了身上的繃帶與傷藥,幾乎已是恢復完全的狀態了,他在審神者的緊急傳喚下,與其閉門談話了兩個多小時,直至確認已無大礙後,才總算被放了出來。

  一期一振退至門邊,於原地再次深深鞠了一躬,爾後便神情輕鬆地走出了門外。

  回到別館,入了房,便見鶴丸正...

  71 12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7


  ► 01 02 03 04 05 06

  07

  經過一夜的低燒後,一期一振總算是醒了過來。

  而在一旁耐不住睡意便撐著下顎入睡的鶴丸,卻錯過了絕佳的第一眼時機,待他被晨間的陽光喚醒時,一期一振早已反覆眨著眼,適應起許久未見的光線了。鶴丸睜眼便見那雙蜂蜜色的眼瞳正骨碌碌地轉動著,嚇了好大一跳,卻忘了自己是盤腿坐了一夜,腳都給壓麻了,一時間疼得不行,躺在床上的一期一振見到他這副有趣模樣,還不忘貼心地伸手替他揉起腿來。

  一期一振初醒時還說不大出話,喉間僅發出微弱的氣音,而經藥研仔細檢查,確認只是身體缺乏水份,過於乾涸,才造就了短暫性的失語,再適應個一陣後,大抵就能恢復過來。

  傷口...

  75 6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6


  ► 01 02 03 04 05

  06

  他猶記得那個夜裡恰逢初雪,新生的雪花在地面及臺階上頭凝結成一層薄薄的冰,極其窒礙難行,但為了清理一期一振一路滴落的鮮血,鶴丸不惜通夜走遍大門、迴廊,以至於他倆房門前,碰了水又被寒風刮過的手,幾乎是被凍得十指迸裂,但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疼,大抵是因其明白現今所抹去的,是更難受千百倍的撕心裂肺。

  一期一振被救回來時,側腰與胸前皆有道難以想像的巨大創口,出血量大到下身幾乎被鮮血浸潤,替換下的廢棄衣物被擱置在手入房外,遠遠便能聞得一股難忍的鐵鏽腥氣,鶴丸前去詢問狀況時悄悄地看了一眼,混沌至分不出是紅是黑的布料堆積在淺口的木箱裡,就連箱的邊緣都被染...

  83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5


  ► 01 02 03 04

  05

  過去是多久之前呢。

  鶴丸並無惡意地回問了一句,然而一期一振卻沒有再回答他了。

  他是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曾對一期一振說過那樣的話的,但那股殊異的熟悉感,卻又是怎麼回事呢。

  既有數次所感,然他卻仍像被蒙在鼓底般的一無所知,且什麼也想不起來。

  那股熟悉感雖不存在於他的記憶之中,卻被刻印在了身體裡頭,偶然與一期一振交談、或是一塊做某些事時,總也十分自然地認為那是段曾有過的日常,而非僅是錯覺與似曾相識的既視感,發自內心地想「我本就是想這麼做的」、「我本就是打算待在他的身旁的」。

  但回過頭來仔細思索,為此而做的理由又是什麼呢?

  他竟也有些不明白...

  66 12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4


  ► 01 02 03

  04

  且總會露出一股莫名悲傷的神情。

  那是許久之前的事了吧,猶記得他仍作為御神刀,被供奉在藤森神社裡的時候,曾有過這麼一段逸事。某座修得百年精氣的石燈籠化作人型不久,便被一名來參拜的女孩瞧見了,女孩不知其是石燈籠所化,與它相談甚歡,雖說兩人是頭一回見面,卻像是找著了今生知己一般熱絡,石燈唯知她有父執輩的血親在此,小名千春,年年皆會趕在深草祭前來此納奉。未諳世事的付喪神就此認定了她,並與其約定來年再見,孰料千春並未赴約,再見到她時,便已是數十年後的事了,後才得知當年她便在父親的安排之下遠嫁他鄉,生兒育女,許久都沒能回來。對於付喪神而言短短的數十年間,卻足...

  68 8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3


  ► 前篇

  03

  鶴丸隨著一期一振的腳步進了房,放下行囊後,便徑直端詳起了室內的擺設。一期一振大抵是早他一日住進了屋裡,房內雖仍有幾只未開封的紙箱與布袋,但左側的棚架上頭卻已擺妥半滿書籍,隔旁的矮桌上也堆置了些許名冊文件,留有生活痕跡。鶴丸環顧一圈後,便挨著茶几坐了下來。

  「原本想搬進來時還得大肆打掃一番,沒想到這屋裡也算滿乾淨的。」
 
  「昨日我住進前,便預先整理了一下,」一期一振拎了一壺茶水過來,「不過這裡本就相當乾淨,不需特意打掃,因此也只先擦了擦櫥櫃與窗框積灰而已。」

  「啊──」鶴丸搔了搔頭,「真不好意思,明明是該分工打理的,卻只麻煩了你一個人。」

  「一點小事而已...

  56 4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2


  ► 前篇


  02

  說起來,花與飲食之間的關係非淺,不少料理都曾將花作為佐料運用,或是取其精粹,提煉成珍稀香料也是常見的作法之一,更罔論是食用花蜜、花茶之類的東西了,他方想起前幾日所食用過的鹽漬櫻花,思索著若能將微鹹且富有香氣的花瓣吞入喉間,納入腹中,或許代表胃與花並非徹底相斥的吧──鶴丸將自行析出的這番道理轉述給燭台切聽時,卻引來了對方一陣笑,而後說道鶴先生怎麼突然想起了這麼天馬行空的事呢,胃能消化花朵,那是理所當然之事,所以吃進去了倒是無妨,但說器官是不是能與生長中的花共依共存,或是另行吃以外的用途,那肯定就是有待商榷的了。

  靠在門框上頭的鶴丸聽他一言後沉默了會,便沒有...

  73

【鶴一期】蒔花未有期 01

 
  ◇ 與花吐き病設定稍微有點關係,但不全然相同
  ◇ 原創審神者出場注意,戲份不多(這章比較多一點)

  蒔花未有期

  01

  世事終有求而無果。

  ◆

  被審神者喚去談話時,鶴丸是有些訝異的。

  進行到一半的手合被倏地喊停,說是有要事得與他親自相談,礙於時間緊迫,等不及內番結束,非要現在過去一趟不可,無從推託,被點上名的鶴丸雖仍有些摸不著頭緒,但看在審神者如此緊急的份上,仍是順從地收起本體,隨著燭台切的腳步去了一趟。

  雖說他平日是隨興慣了,但與持主會面的禮數仍少不得,時當他將自己打點完備,看著衣著整齊的情況下敲了下審神者的房門,卻見到裡頭亂成一團的模樣。

  「這可真是...

  74 2

【鶴一期】僕たちを巡る輪(中)

  
  ◇ 前篇
  ◇ 流血表現注意

  04

  他曾聽聞戰刀渴血的故事

  時有耳聞那些滴了血才得以甦生的器皿,非得仰賴骨肉餵養的各類怪談。長年看管祭箱的家族傳有嫡系方知的家規,說是得取童男童女的腕血日日餵箱,才得不讓百年相妖作亂,護一家周全,亦有各種戮殺初生嬰孩、少女,封其血骨入甕作為詛咒源頭的殊異傳奇。比起髮與指甲,血液作為割捨自身部分的媒介力量更為強大,而刀需用血開鋒一事倒也不顯罕,否則就不會有所謂生試、一胴、二胴等切割活體的評判方式了。

  但這彷彿降靈儀式般的做法在他的認知之內是不被允許的,抑或是說,作為付喪神自身卻又以此召喚有靈之物,是一件十分古怪的事。就連對人類來...

  54 6

【鶴一期】僕たちを巡る輪(上)

 
  ◇ 私設一卡車
  ◇ 正劇向……?



  僕たちを巡る輪(我們身處迴轉之輪)

  明明應是不得受潮的質地,卻唯有以溫暖、黏稠,且奔流不息的川水浸潤,才能使其甦生。

  01

  他向來悉知何謂常理之事與意外之事。

  常理是一種規律的,於理解範圍內得掌控的存在,作為日常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不斷周回,並與安穩、溫和且不引起過大的情緒波動劃上等號,縱使有些枯燥乏味,但總是令人心安的,它就像是一條世間的戒律,無從悖逆。舉例來說,每日每時照料那些尚需關愛的幼弟,滿足他們的一切所求,仰賴與生俱來的血緣聯繫,都是些再普遍不過的事情,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無從倒錯的平凡,如烙印般深深鑲嵌進了...

  68

【鶴一期】熱語

 

第一次開鶴一期車,十分生手,所以只是一輛小小的手排(無誤)車

微博文章Tumblr

話說微博文章是不是沒有長微博或是單純文章可以用了,只剩下頭條文章(還是一般的文章發布藏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如果搞錯了的話請告訴我XD)

鶴總表示這個發展他很滿意!

謝謝大家。

 

  71 2

【鶴一期】感應

 
  ◇ 突如其來的ABO設定,很短很短,沒頭沒尾。這種程度應該不會被……

  感應

  世界共存著Alpha、Beta、Omega三種屬性之人。

  他們藉由生理上的區別,因應出一套繁衍後代的準則,更間接彰顯出力量與權力的差距,而因防範近親締結,大多數的單一家族體系皆為同屬,雖偶爾也有產出Alpha的Omega家族、或是皆應為Beta的兄弟姊妹之間出現了一個Omega的情況,但實際仍是相當罕見的。

  其中粟田口一派便是個最顯著的實例。

  自長男至末子,家中的數十名兄弟全同屬Alpha一系,無一例外,有別與一般Alpha的霸道與強勢,高貴而敦厚有禮的氣質與態度彷彿才是令人懾服的象徵,或許正...

  51 6

【鶴一期】弄丟了

  

  ◇ 很短的傻白甜

  弄丟了

  說起來還是會緊張的。

  打從審神者提議「既然都已經交往這麼久了,也認定彼此心意,要不乾脆辦個簡單的婚禮吧」後,一期一振就開始莫名緊張起來,縱然先前也曾徵詢過雙方乃至於長他一輩的鳴狐的意見,也談好了應行的儀式、與否宴會與衣裝等等,但他仍是感到沒來由的虛幻。

  付喪神之間本就未有婚配的締結方式存在,雖說是以婚禮的方式稱之,但仍不算是一個具有效約的正式儀式──說是兒戲也不為過吧,正當一期一振仍略帶顧慮地看著早已整頓好的正式和服時,鶴丸便像是察覺對方的心態似的使力地捏了下一期一振的耳垂,把他拉了過來。

  我的未婚妻又在想些什麼有的沒有的事情啦。不愧是...

  64

【鶴一期】夢百夜恋話 05

 

  05

  他是不曾食言的。

  許多時候,無論是在生活中抑或者是大學裡頭,總有一套訂製的、充溢疏離感的客套說法,盡數邀約皆是表面上的社交禮儀,友善的應對及圈套,缺損人心本有的熱情,其實也不得全盤推託於現實之惡,不過是懼怕而已,懼怕長久以來設下的保護領地與偽裝臉孔,將會在進一步交好之後逐漸消失殆盡。

  一期一振的人緣向來極好,交友廣闊,身邊總簇擁著形形色色的人群,刻意接近他的有單純的人,當然也有有目的的人,單純的人是真心想與他交好;有目的的人則是因看在「粟田口家族」的頭銜份上,不得不與他攀生關係,前者的邀約盡然真誠,後者則成了得反覆說嘴的客套。他身旁時有朋友來來去去,卻唯有鶴丸國永與眾不同,他...

  24 6

【鶴一期】夢百夜恋話 04

 

  04

  往後的日子裡,隔三差五的,一期一振只要沒有須辦的事務,便會跑到那間小電影院去。
 

  為了這一趟,他悄悄退掉了一個外語學院的西文研習課程,這門西語課上了一年半載,起初是為了弟弟們去的,當時愛弟心切的一期一振執著於給他們講解西洋繪本裡的故事,便下定決心去學英文之外的第二外語,奈何該堂課程的教授無心教學,基礎西語上完之後,便讓他們接續朗誦課文內容,朗誦過了,就算是教完了,至今不僅毫無所穫,而早先懇求他讀故事的弟弟們,也早就把繪本的事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相較之下,到電影院來打發時間還顯得有趣得多。況且這裡的電影不只有趣,為他講解電影的人,還更有趣,...

  30 4

【鶴一期】夢百夜恋話 03



  03

  那日自一期一振回家之後,又接續下了通夜大雨未停,直至家戶熄燈前,屋外依舊風雨大作,瑟縮在被褥裡的一期一振除了回想著早先看過的電影劇情之外,更不禁掛念起鶴丸國永的安危來。

  時間著實晚了一些,一期一振被管家追根究柢的盤問了一陣後,落得兩三日不得在外久留的懲處,下了課後若沒有其他的課程雜務,就得按時回到家裡。這般聽著當世難容的嚴厲規矩在同輩的名門子弟間其實已算相當寬鬆,該時開放的大眾社會雖已成形,然名門保守依舊,不少自幼被慣養而生的富家子女至成人後仍被家規所束,無從自由生活,所幸一期一振本就性格沉穩,不喜惹事生非,且大半時間心繫於課業與家中幼弟,自然用不著家族長輩擔心,在不出太大差錯的...

  36 6

【鶴一期】夢百夜恋話 02

 


  02

  他與他相遇在一個末春將盡的時節。

  該年東京的春櫻開盛的比往年來得更早,約莫至三月下旬便已結實纍纍,一副風吹欲墜的模樣,只待一場銜接夏初的驟雨便能使花季作結,猶記得那時新興的廣播放送還饒富興趣地預測起了全國各地的落花時日,連帶探討了會時下流行的出遊裝扮與家庭點心,極其貼近日比一日活絡的市井娛樂,未料沒能等到眾所盼望的吹雪盛況,便被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徹底打亂步伐。

  驟雨來得又急又快,街上行人紛紛躲避竄逃,而恰巧走到商街拐彎處的一期一振同為尋求庇護,便抱著書袋胡亂躲進一處窄小的屋簷下頭,眼前大得足以遮蔽其他建物的雨幕暫時阻住了返家去路,一期一振憂愁地半探出頭去,心想這雨沒下個一...

  38 2

【鶴一期】夢百夜恋話 01

 

  ◇ 大正パロ,部分設定捏造
  ◇ 窮小子藝術生鶴丸 × 名門富家書生一期

 
  夢百夜恋話

  他的懷裡揣著從學校食堂帶出來的奶油麵包,依約前來。

  奶油麵包剛從爐裡出來不久,還是半熱著的,隔著層油紙袋被他捂在衣間,頗有一種保鮮熱度的意味存在,時當黃澄澄的油脂還處在一種凝融兼具的狀態之下,無疑是最美味的,而鍾愛夾餡麵包的一期一振正是理解這點,才想將它小心翼翼地窩藏起來。

  電影院的所在地距離大學校址約十多分車程,平日若步行前往,大致得走個二十來分,奈何今個講台上的教授堅持要再補充些無關緊要的細微末節,才使得原先掐得極緊的時間安排產生了變化,...

  55 7

【鶴一期】分我吃一口

 
  ◇ 日常小故事,吃貨的世界

  分我吃一口

  「一期,那個分我吃一口。」

  坐在一期一振身旁的鶴丸國永用筷子指了指餐盤內的小瓷盤,瓷盤裡裝著一塊切面工整的芝麻豆腐。

  對這樣的問話似乎早習以為常的一期一振停下了手邊動作,動也不動地緊盯著盤內的灰長方體,猶豫了會後,最終還是搖了搖頭,「不行。」

  「哈?為什麼啊!」

  「因為我想吃,所以不能分給您。」他動作優雅地攪拌起白飯上頭方打上去的、正漸漸貼合於米飯的生蛋黃,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還有請您不要一邊吃飯一邊說話,這樣除了容易消化不良外,看起來也不是相當美觀。」

  「……那有那麼好吃嗎?」

  「是的,芝麻豆腐對我而言就如同山珍海...

  121 16

© 松花釀酒 | Powered by LOFTER